杠上_草没味【完本+番外】

  《杠上》作者:草没味【完结+番外】

  文案:

  “我们不曾错过,也不曾错过。”

  ——

  秦救喜欢了八年的民谣,被杜予声一眼看破

  秦救守了十八年的色戒,看了杜予声一眼,就破了

  ——

  北京闷骚军三代 X 重庆暴躁小痞子

  秦救 X 杜予声

  压抑多年的放肆与一往无前的放浪

  狠人杠上狠人,谁还不是位爷了?

  互攻!互攻!互攻!??

  强强|双向暗恋|破镜重圆|HE

  ——

  作者微博:草没有味道(欢迎小可爱找我玩)

  第1章 安和桥(一)

  晴空白日,惠风和畅。

  立夏后天气猛地阴沉起来,隔两天就下一次雨,偶得的阳光也捎带着懒意,不暖不说,照在人身上甚至透着凉,阳台上的盆栽都没了光彩,今天阳光难得暖了不少,杜予声挺高兴,大清早抱着老舅在阳台晒起了太阳。

  老舅是他捡的一只野猫,杜予声捡它的时候它还是只小猫,体型小但是胃口大,脾气更大,杜予声养它的三年里不知道打了多少次疫苗,都快产生抗体了。

  大约是因为天气不错,早上的猫粮也挺合口味,老舅今天格外地听话,趴在杜予声的腿上眯起了眼睛,一人一猫打着哼哼小憩着,闲适得不行。

  杜予声脚边放了一个小型蓝牙音响,从里面慢悠悠地传出一首民谣歌曲,此情此景此音都无比熨帖,连发丝儿都透着舒坦。

  一首《安和桥》才放了一半,声音就突然停滞住,接着音响里传出了有点儿嘈杂的喧闹声,像是许多人聚在一起玩闹起哄的声音,杜予声猛地睁开眼,迅速无比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果然屏幕上闪着来电提醒。

  老舅喵地叫了一声,可能是在不满杜予声打扰了它统治人类的美梦,也可能是吐槽铲屎的手机铃声奇怪的品味。

  杜予声看着屏幕上的“老王”两个字,一瞬间屏住的呼吸慢慢地吐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

  “老王?”杜予声关掉蓝牙接起电话,语气轻快道,“大忙人给我一个闲散人员打电话,真难得啊。”

  王启河在电话那边重重地“呸” 了一声:“调侃我,是吧?”

  杜予声哈哈笑道:“说吧,什么事儿?”

  “老羊回来了,你去接他。”

  “老羊?”杜予声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他不是要结婚了吗?”

  王启河啧了一身:“婚前恐惧症行不行?来找哥几个聊聊舒缓一下压力,本来今天是我去接他的,结果我这儿来了个新人,走不开,你帮我接一下,一个半小时后虹桥站,开车去啊。”

  不等杜予声答应下来,王启河就挂了电话。

  “也不怕我外地车限行,”杜予声说着伸了个懒腰,把猫放下来:“我要去接人了,老舅你等我回来。”

  老舅高傲地喵了一声,窜回屋里,没了猫影。

  “没良心啊。”杜予声摇了摇头。

  杜予声的车是一辆二手的银色宝马X3,在上海这个豪车遍地的地方,说不上寒碜也不至于起眼,杜予声觉得车空间挺大开得挺舒服,够他用的。

  车里装饰很简单,甚至有些不修边幅,处处都散发着单身男性的邋遢感,车上挂着一个溅了油污的福,是他妈妈硬挂上去的,他妈年纪步入半百后就越来越迷信这种东西,杜予声自己不讲究就随她挂,除此之外车上就放着一副墨镜一包饼干和一瓶不知道哪年买的矿泉水,车垫铺得也不算整齐,但他自己看着舒服。

  他把方向盘向左打死后停在车位上后下了车,整了整身上的外套,见老同学他还是要讲究点儿的。

  差不多到时间的时候,出站的人越来越多,行李箱轮子滚在地面的声音四面八方地传来,杜予声看了眼表,把头抬起来寻找老羊的身影。

  老羊没找到,但他却看到了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熟悉到每个白天都会想起,然后每个夜晚再重新梦到。

  像一场残酷的温习,把对方的模样几年如一日地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对方也显然看到了他,惊讶的程度不比他小,两个人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一个想法:

  “王启河那个傻|逼!”

  ###

  秦救看到杜予声的那一瞬间,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他早就料到王启河会安排他们俩人见面,但没想到居然这么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