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雀_寒潭鸦【完本+番外】

  《盲雀》作者:寒潭鸦【完结+番外】

  缉毒,本文甜苦。

  警二代竹马X竹马,父子两辈人接力破案,一根筋恋爱脑法制警察攻VS武力值爆表热衷作死精分受。

  【本文重要前提!!】:缉毒题材,架空!架空!和架空!文中所有人物自带坚持学习先进理论思想、时常开展党性分析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属性,所有人物无影射、无原型。

  【本文阅读指南!!】:《盲雀》故事写得很仓促,架构崩塌、文笔硌牙、剧情生硬,去留随意,不喜欢点叉即可,没有道理让您为我的激情开文破费买单。

  内容标签: 强强 制服情缘 悬疑推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铎,林逆涛 ┃ 配角:姜明远,林边疆,陈振辉,好人坏人路人若干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竹马破案

  第1章 楔子

  秋雨过后,彝山深处,半山坡被雨水冲刷出一道道盛满泥浆的沟壑,空气中飘散着泥土草根的腥臭与寒凉,到处都是油腻腻的砖红色,泥泞且湿滑。

  不远处稀疏的矮草甸里,五六个穿着破烂、手脚皴裂、黑瘦矮小的娃娃们正挥拳撕打另一个更破烂更瘦小的娃娃。他们目标明确,沉默却凶狠,只想把当中那娃娃蜷起身体,紧紧护在胸口的几个烂洋芋抠出来。

  长时间的饥肠辘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会给幼童弱小的拳头注满凶狠的力量。但争抢的双方对食物都有巨大的执念,除了磨烂衣裤浑身青紫,谁也没有得到实质的好处,战况一时胶着。

  然而就在此时,当中出拳最狠的一个却突然一踉跄,一颗石子正中他的后背。

  他立即松开已抠住洋芋的手,转过身去,紧紧盯着背后暗算他的娃娃。

  那扔石头打人的娃娃就蹲在附近的小土坡上,腰上别着一把匕首,脚边放着个竹篾簸箕,看着比他们都瘦小,比他们都文弱。

  但那群小孩都恨他

  恨他家里常常飘出来的米饭和菜肉香

  恨他身上的衣服总是干净暖和,连块补丁都没有

  恨他穿得起合脚的布鞋和棉鞋,夏天晒不糙冬天冻不裂

  恨他有母亲给他洗脸,有父亲给他锻刀。

  恨他总是将熟鸡蛋、坨坨肉和沾满咸盐辣子面的烧洋芋放到他们面前,笑眯眯的样子像是正准备去喂狗。

  挨了一石子那小孩首当其冲扑过去,一群狼崽子紧随其后直奔小土坡。

  扔石子的那个手脚也不慢,立马站起来沉稳的等着拳风扫到鼻尖方才一侧身,蜷腿提膝撞向杀过来的小孩腹部,瞬间便将他胃里的酸水顶到了喉咙。

  那小孩痛的后撤一步弓腰抱住肚子,险些呛咳出来。他抬起头瞪着眼前这个白面馒头一样笑得傻兮兮的杂种,双眼满溢狠戾,急忙招呼同伙们一拥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一群为了争抢吃食早就杀红了眼的狼崽子。不一会,那扔石头的便被七手八脚的按翻在地,犹如被泥浆裹住的野草般陷进肮脏的水洼里。

  为首的那个冲他啐了一口唾沫,提起簸箕便走开了,狼崽子们忙着去追吃食,也弃他而去。

  最后,便是刚才还被踢打的爬不起来却仍护着洋芋蛋子的那个。只见他挣扎着从泥地里爬起来,眯缝着青紫的眼睛走到泥里的娃娃身边,顿了一顿,忽然抬脚重重的跺了他两下,方才跑开。

  入夜,大山深处唯一一间舍得亮起电灯的土基房里,裹着毛毡的彝人老阿妈,正抓起一把夏枯草放进嘴里,边嚼碎草叶边含混着用彝语说:

  “长不齐羽毛的鸟,顶不破壳的乌龟,你再爱管闲事,也教不了他们去飞去游……”

  火塘边端坐着一个浑身青紫的小娃娃,正借着火光悄悄默数阿尾(奶奶)脸上一道道褶皱,那耷拉着的褶子随着咀嚼的动作正一松一紧,让他想到待会就有拌着唾液黏答答的草渣沾上自己的皮肉,不禁眉间抽了一抽

  “我没管闲事,是他们自己来抢的。”那娃娃慢悠悠的用彝语说,“阿尾,我没伤那么重,能不能不敷这个?”

  慈祥的阿尾笑着一把拽过他藏在身后的胳膊,吐出草渣直接按到他皮开肉绽的伤口上,再取来烈酒蒸透纱布包裹的大黄粉糊糊给他按压红肿的地方,满意的看着他痛得直咧嘴眉目皱成一团。

  “你和你阿爹,就是一个槽里嚼草料的倔驴!”阿尾接着说,“你阿爹要带你去县城念书,你为什么不去?快和你爹回县城里过日子去吧,山里人的事情你们汉人管不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