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道_不若的马甲【完本+番外】

  [仙侠魔幻] 《太行道》作者:不若的马甲【完结+番外】

  文案:

  李怀信觉得自己太难了,就是出门和基友做个小任务,没想到基友冯天开局就跪,还遇上一个神秘且强大,一直觊觎自己肉体的女道士。

  贞白:“打扰了,我只是想查清真相。”

  李怀信:“别找借口!你就是馋我的身子!!”

  冯天:“汪汪汪!”

  李怀信:“小天!你怎么变成狗了!”

  正经版文案:

  河洛大阵封印被破,阵眼之人聚魂而醒——

  贞白重回人世,企图寻找被封印的真相,却意外卷入重重迷案之间……

  而她不知,这一路所见,不过人世悲笑的轮回;

  这一路所求,不过一人勘不破的执念。

  流云聚散,从不由人,俗世恩怨总纷乱,何扰生来自由身?

  高冷淡定强女主x傲娇公举俏男主

  排雷:极乐篇副cp为bl。

  一句话简介:我的女友很无口,我的基友是条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贞白、李怀信 ┃ 配角:一早、冯天等 ┃ 其它:

  第1章

  临近破晓,街道两旁就支起了卖早点的小摊贩,架着小笼包的蒸笼此时热气缭绕,老板裹着粗布头巾,不慌不忙地招呼着三三两两的来客,左边一家馄饨店,门前的大锅里熬着一锅骨头汤,正沸腾滚滚的地冒着白泡,飘香十里,光闻着就满口生津,尝一口汤汁,就令人赞不绝口,所以每日未等老板开张,就有无数人侯在了门前,以免还未轮到自己,今日的馄饨就已售罄。这家店的老板是一对夫妻,男人负责熬汤招呼来客,妇人则在一旁垂头包着馄饨,手法娴熟而快速,眨眼间就是一个模样漂亮的馄饨扔在簸箕里,以免面皮黏在一起,妇人撒上一层干面粉,端起簸箕拨了拨,然后递给丈夫下锅。

  不到小半日,当天的馄饨就已卖光了,后面还有一长队的客人未能吃上,老板赔着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明日请早。”

  大家只得各自苦着脸散去,有些径直坐进了隔壁的小笼包摊位,也算是带动起周边经济。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立在摊位前,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巴巴望着老板收摊,稚气道:“排了一刻钟,手脚都冻麻了,公子还等着吃呢,若是今儿买不回去,肯定会被罚站的,老板行行好,再给做一碗吧。”

  老板一脸为难地打量跟前这个小女孩:“可是皮馅儿都没了。”

  女孩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睛,一副回去就要领罚的怯懦,老板瞅着心下一软,就道:“要不明儿我给你留着一碗,你直接来端吧。”

  闻言女孩脸上一喜,脆生生地道了谢,便蹦蹦跳跳地跑开了,老板瞧着她欢喜雀跃的背影,将脚下青石板踩得踢踏作响,小手搅着发辫,伴随着一阵铃铛响,传入耳里分外清脆,老板不禁会心一笑,收拾起桌上的碗筷进了屋。

  然而翌日清晨,女孩悠悠踱到馄饨店时,老板夫妇竟未开门支摊,排队等候的乡亲吆喊了一阵,敲门也不见动静,则三三两两地散去了,隔壁包子铺的老板对络绎不绝的来客重复解释着一句:“好像是夫妻俩的女儿一宿未归,找去了吧,估计今儿是不开店了。客官,灌汤包要来尝一尝不,刚上笼的,鲜着呢。”

  女孩立在门前,抿着唇,两边嘴角下垂,瞥了眼可劲儿拉客的包子店老板,又闷闷不乐的盯着面前紧闭的大门,嘀咕:“说好今天留一碗的。”

  老板却因着意外失了约,女孩揪着小辫子,衣袖滑到手肘处,露出一节骨瘦白皙的腕颈,上面一根红绳系着铃铛,尽管律动,那几颗精巧的铃铛却不响,仿佛被掏空了里头的金属丸一样。包子铺的老板算是个细致的人,瞄来瞄去终于发现不对劲,就算这铃铛里头是空心,但几颗空心的金属铃撞击在一起,也是会响的,老板遂问:“小姑娘,你这铃铛怎么不响呢?”

  女孩终于正眼看向老板,弯起眼睛笑:“响的呢。”

  “瞎说,你晃来晃去我都没听见。”

  女孩一双眼睛笑眯成月牙,刚要开口,就被人打断:“老板,再加两屉包子。”

  “好叻。”老板应和着,一甩手里的布巾,搭在肩膀上,转头送包子去了。

  女孩盯着他背影轻喃:“因为没命听啊,没命的人才听得到!”说完,转身往僻巷走去……

  接连数日,那间馄饨铺子都没再开门,夫妻俩找女儿的事情传至街头巷尾,人尽皆知,却无人瞧见过他们女儿的踪影。枝头上结了一宿的冰霜被晨阳消融,化成水滴侵入土壤,又被晌午的日头烘干,馄饨铺的老板被官兵扔出衙门,血淋淋地摔在大街上,正巧挡住了一个过客的去路。他直接忽略了那人收住的脚步,髋骨辗过那人鞋面,不管不顾的往衙门里爬,哭喊着:“大人,我女儿真的在谢宅啊大人,求您替草民做主啊……”

tags: